理想主义者从不坚持到双色球走试图底从大众软件停刊说开去

歪胡子 2019-05-29 10:5977http://www.geo-hitch.com/admin

2016 年 12 月 7 日,创刊 21 年有余的超老牌杂志《大众软件》宣布了将于 2017 年无限期休刊的消息。与消息同时发起的,是在摩点网进行的一次众筹:众筹目标只有区区 6000 元,而众筹回报也仅仅是 2016 年 11 月~12 月的大众软件合刊而已。

然而,这不起眼的众筹在几天之内还是有了显眼的效果。随着媒体的缓慢跟进,众筹数额飙升。不仅有许多人选择掏出 12 块钱买这「最后一本合刊」,也有许多人自发支持 0.9 元快递费,或者白白掏出一些钱不求回报。

这一切被没能在最开始就大张旗鼓报道的各路媒体放在眼里。于是,各种短新闻在 3、4 天之后铺天盖地,内容无外乎「大软停刊,众筹数额超目标百倍」,标题无外乎冷眼的叹息,评论无外乎时代的眼泪。

其实参与众筹的每个人或许都会觉得尴尬。一个停刊众筹搞得热闹非常(截至今日已收获逾 60 万元),似乎让人怀疑大众软件还有活路——然而多数人口中的大众软件停留在「90 年代的大众软件」「我小时候的大众软件」,却鲜有人提及「最近的大众软件」「现在的大众软件」。

可想而知,当「珍贵的」最后一本合刊落到「我小时候」的读者手中时,他们翻动书页的手会在精美的合订本上停留哪怕 5 分钟么?停刊众筹获得绝高的支持,在本质上,消费者消费的是情怀,而非杂志;支持的是停刊,而非大软。

这或许就是无可奈何的丧事喜报的现实。

内容生产:从腹泻到便秘

为什么大软会走到丧事喜报的一步?在围观群众口中,当然要考虑历史的进程——纸媒衰落,杂志完蛋,大软坚持到今天是个奇迹,怎么能算丧事?

这话诚然无错。考虑到大软读者或许是中国最早拥有 PC 和接触互联网的人,他们最早接触到新鲜、实时的海量资讯,抛弃又慢又重又要钱的纸媒,抛弃「启蒙者」大软几乎是情理之中。大软做到今天的态度,无疑是值得大赞而特赞的。

但是,在历史的进程之外,围观群众似乎忽略了个人奋斗的因素。这也不奇怪,客观的时代大家都在经历,主观的大软,绝大多数人可是 5 年、10 年没看过了。

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大软的主观部分出问题,也早已不是一朝一夕了。

时间回溯到 2008 年——彼时门户网站早已林立,博客形态业已成熟,Twitter 和 facebook 崭露头角,甚至国内的微博客饭否都悄悄进入了我们的视线。纸媒衰落杂志完蛋的观感和判断在 2008 年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,但这时的大软可谓风光得意,不仅没有潜身缩首苟图衣食,反而摇旗猛进宣布了一条扩张消息——从 2009 年开始,大软将要在每月上、下刊之外增发中刊。

增发中刊可不意味着工作量大了一半。阅读过从 2009 年 1 月开始发行的大软中刊的读者为数还不少,中刊实际上是个页数比上下两刊多的大块头。而且中刊的栏目设置也与上下两刊有略微不同,这意味着编辑在采编写的工作以外,要多付出不少脑力和设计。

在杂志眼见衰落的 2008 年,大软有此抉择,实非破釜沉舟背水一战,而是还对自己的内容和班底有自信——其实有自信也并非神经病和不可理喻,君不见 2016 年的今天还有为数不少的杂志坚挺在书报亭里,说纸媒衰落是没错的,说杂志灭绝未免以偏概全。

总之,彼时的大软认为,他可以成为留在未来的少数杂志之一。

然而,中刊红红火火地推进两年之后,到了 2011 年左右,大软便无可奈何地显示出疲态。

至于难以为继的原因,我们下文再讲,先看看「疲态」本身吧。细心的读者(相比于看过早期中刊的读者,到 2011 年仍在阅读大软的读者恐怕不多了)或许会发现一些明显的痕迹:

随着排版的升级,美观和护眼的属性被赋予了杂志,然而总感觉内容少了点儿什么;

由编辑撰写而非读者来稿的作品越来越多;

部分栏目长期大量出现同一作者的作品。

在分析为什么之前,我们先要搞清楚两个区别:

订阅人数不减少,不等于读者数量不减少;

读者数量不减少,不等于死忠数量不减少。

很明显,随着时代的变迁,曾经热爱大软的部分读者恐怕已将订阅/购买大软变成了一种随手拿份晚报的习惯,而晚报有时是从来不读便用作铲猫屎的。那些还保留阅读习惯的读者,花在网络上获取资讯的时间也越来越多,大软从「通读」变「选读」再变「浏览」,目光聚焦的长度从 10 小时到 1 小时再到 10 分钟,大约也是自然而然,梦幻无痛。

然而,至少短期内还未飞速下降的销量给了大软幻觉:我依旧很强。其实,从这时起,作为一本创刊 15 年的老牌杂志,大软多多少少已经吃起了情怀饭,而他自己还浑然不觉。

博狗博彩网_双色球走试图:理想主义者从不坚持到双色球走试图底从大众软件停刊说开去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博狗博彩网_双色球走试图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鄂ICP备12013455号-2 鄂公网安备61032703000317